欢乐斗地主残局7月答案

返回首页
有点突然,但是,我要走了……
2019-08-20    《儿童文学》
  
  漆黑的夜里,?#22812;狻?/div>
  
  夜色铺天盖地,天空光秃秃的,没有月亮,也没有星星。寒冷,没有一丝温度,脚踏在泥土上,都能听到铿锵之声。
  
  心底一个声音时断时续,召唤着,召唤着……
  
  程愈独自走在空荡荡的荒原上。
  
  极远的地方,微光摇曳。有个人背对程愈,不知在耕种什么,要不是身边星星点点的?#20142;粒?#20182;的身形就完全隐没在黑暗中了。程愈走近他。
  
  “这些光是什么?”
  
  程愈注意到,光亮是从一个个小小的瓦罐里溢出来的,并且在瓦罐里微微跳动,像是有生命。
  
  “种子。”那人依旧不回头。
  
  “种子?”
  
  “你可以看一看。”
  
  程愈捧起一个瓦罐,瓦罐温温热热的,里面似乎有一颗心脏在跳动。
  
  程愈把?#31181;?#20280;进瓦罐,?#31181;?#31435;刻隐没在光芒中。光芒溢出来,弥漫开,程愈看见了这样一幅画面:
  
  一个手腕?#19979;?#26159;?#19997;?#30340;女孩,向坐在她对面的女老师深深一鞠躬:“谢?#33618;?#35753;我懂得了世界上还有爱。是您用爱照亮了我,让我学会了爱自己,爱别人,爱这个世界。我再也不会伤害自己了,我会努力变得越来越好!”
  
  女老师站起来,微笑着握住女孩的手:“作为你的老师和咨询师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祝福你,再见!”
  
  画面消失了。程愈把瓦罐放回原处。
  
  那人捧起瓦罐,小心翼翼地把它放进自己刚刚挖好的坑里,盖上泥土。程愈还是看不到他的脸。
  
  他又把?#31181;?#20280;进一个盛光芒的瓦罐。这个瓦罐里的光芒是冰冷的,画面很快溢了出来。
  
  “老师,你好不?#31185;?#21834;!你教我的情绪调节法一点用都没有。”男生对这位看起来年?#31171;?#31243;愈差不多的男老师说。
  
  “也许,我们可以一起想一想,是不是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到位?或者,再一起想一想别的办法?”这位老师看着男生的眼睛,温和地说。
  
  “我要是想得出来,还来找你干什么?”男生?#33618;头?#22320;挥挥手,“算了,我走了,以后不来了。”?#24213;?#31449;了起来。
  
  “老师能感觉到,你对我有意见。我的确在不断努力完善自己的工作,如果你需要,我会一直守候在这里。”老师的语调很平静,深潭一样的眼睛里微微闪光。
  
  学生闻言停下,沉默良久——
  
  “谢谢。”
  
  那人把这罐光芒也种下了。
  
  还剩一个瓦罐,里面是涌动的黑色雾气。程愈犹豫着伸出了?#31181;浮?/div>
  
  “等等,你确定要看这个吗?”
  
  “……要。”
  
  泪水。汗水。雨水。血水。
  
  那位女老师在流泪。朋友抚着她的肩说:“你就别在学校里当心理老师了,又是咨询又是上课,累成这个样子,我们会心疼的。”女老师摇摇头:“看着那些孩子困在危险中而不去?#20154;?#20204;,我做不到。”
  
  那?#33618;?#32769;师在流汗。他一公里接一公里地跑着,像在逃离什么,又像在追逐什么。最后,他体力不支,坐倒在?#25918;裕?#21364;舒了一口气:“活着,真好!”
  
  倾盆大雨里,一个男孩站在楼顶,面无表情。一位老师站在他身后,陪着他淋雨,嘴唇冻得发紫,却依然没有离开。
  
  一位老师半跪在地上,一边奋力给学生包扎,一边?#24213;?#30095;导的?#21834;?#23398;生的?#19997;?#24456;深,鲜血不断流出,染红了老师雪白的衬衫。
  
  ……
  
  程愈看着这些画面,脑海里掠过了林樱、陈随、绿藻、丁美美,还有……
  
  他沉重而甜蜜地叹口气,忍不住?#38405;?#20154;说:“在学校当心理老师真不容易啊,为了这些孩子的安全,有时候不得不越过边界。不过,我一定会坚持下去。”
  
  “你确定?”
  
  “嗯。我爱这个职业。我希望这些需要帮助的孩子因我的存在而感到幸福,我也希望……”程愈望向远方那似乎没有尽头的长夜,“传递一份爱,把我曾经获得的力量,像圣火那样传递下去。”
  
  那人将瓦罐里种在了田地中央:“不想知道我种的是什么?”
  
  程愈望着周遭的黑暗,脱口而出:“太阳。”
  
  “对。”
  
  “太阳,为什么要和黑雾种在一起呢?”
  
  “因为,黑暗与光明,是一对双生子。”那人意味深长地说。
  
  所有的光芒都被埋到了土里,世界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
  
  那人说:“现在,用一句你最想说的话,唤醒太阳吧。”
  
  程愈不假思索:“心之所向,素履以往。生如逆旅,一苇以航。”
  
  千万点微光从四面八方飞来,如磷光,如萤火,散落在夜空中,深邃而浩瀚。它们微弱,却温暖。它们在黑暗中旋转、升腾,渐渐凝结为一个金黄色的球体,悬于中天。
  
  夜色褪去,暖意弥漫开来。
  
  程愈眼眶热热的,他忍不住去握那人的手。
  
  那人向程愈转过身。
  
  竟是自己。
  
  心底那个声音再次响起。程愈回过神来,挥手作别。
  
  “有个声音一直在召唤我,所以我要离开诊疗室一段时间,去寻找那个声音。”程愈郑重地说。他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我不在的日子里,请一定守护好太阳。”
  
  那人点?#36820;潰?ldquo;我在这里,等你回家。”
  
  程愈向太阳伸出手,一点光芒落在他?#20013;摹?/div>
  
  他对光芒嘱咐道:“到三次元世界去,告诉同学们,程老师非常感谢他们这几年来的支持,我的微博会在9月6日起无限期停止回复和来信评论功能,但我会一直在二次元世界为他们守候。”
  
  然后他微笑了,张开双臂和那人?#24403;А?/div>
  
  世界鲜花盛开。

最新评论

  • 验证码:
欢乐斗地主残局7月答案 重庆时时彩参考软件 内蒙古时时彩官方网站下载 皇城娱乐是骗局吗 香港王中王一肖中特期期谁 福建31选7开奖计算器 那个app可以玩国标麻将 天津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虎棋视频教程 破解极速时时软件 彩票双色球下期预测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