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乐斗地主残局7月答案

眼睛
2019-08-07 09:19:20    《儿童文学》 分享到: 微信 更多
1.jpg
西雨客
 
1
  
  小咪是什么时候看不见的呢?
  
  那场车祸后,大概有十年了吧。
  
  她彻底变了一个人。
  
  换谁不会变呢?眼前失去了光明,心中的火苗消失殆尽,周围只有无尽寒冷,日夜在黑暗里沉沦。都差不多忘记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了,只记得幻化世界的颜色,朦朦胧胧的是不同于黑夜的红色、黄色和蓝色。
  
  小咪的爸爸妈妈带她看过很多医生,为了治疗搬过几次家,花光了积蓄,也耗尽了精力,可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恢复。小咪的眼前依旧是漫天遍野的黑暗。没有办法。
  
  后来,小咪的爸爸妈妈便不再带着小咪折腾了,他们在一座小城市住了下来。
  
  小咪搬到新家后,?#20820;?#26377;再出过门了。即使她爸爸妈妈要带着她出去,她也不愿去。
  
  出去干什么呢?她什么都看不见,不论是哪里,对她来说?#23478;?#26679;,无论什么时间,对她来说?#23478;?#26679;,闭上眼睛是黑暗,睁开眼睛也是黑暗,她陷入层层叠叠的绝望里。
  
  她早早把自己的心封住了,锁死了。
  
  搬到新家后的一年里,小咪唯一和外界的联系,恐怕就是一些虫鸣和鸟鸣了吧。
  
  这是她在铺天盖地的重压下,唯一可以喘息的时刻。
  
  小咪的家是城郊?#34013;?#30340;房子,靠近一个僻静的公园,共两层。她住在下面的房间里,和公园的树林只隔着一扇窗户。
  
  鸟儿叫的时候,小咪知道天亮了,而虫子开始叫的时候,小咪知道天黑了。
  
  小咪会在虫鸣出现后,靠在窗边坐着。她搬来的时候,正是春天,虫儿的叫声与?#31449;?#22686;。
  
  有时候,是一群在?#26657;?#20687;风呼啦啦地行过;有时候,是一只?#24188;?#19968;只地?#26657;?#20687;雨滴答滴答地砸在叶子上;有时候,各种不一样的虫子都?#26657;?#21486;叮当当,像大大小小的珠子落在玉盘里。
  
  可是这种突然而至的美好,却戛然而止于夏初。
  
  夏天的时候,公园的另一头因为建筑施工而传来噪声,整个白天都是机器和人的声音。这声音影响不到别人,但是实实在在影响着小咪。她听得真真切?#23567;?/div>
  
  只有晚上的时候会清净一些。
  
  她在深夜里,舍不得去睡,总是在爸爸妈妈从她房间离开后,偷偷起来,摸到窗边。她多想亲眼看一看窗外的景象啊,多想看一看那鸣叫的生命啊。
  
  有时候,想着想着,难过极了,就默默地流泪。她把眼泪擦掉了,可是不管用,她忍不住掉下更多的眼泪。
  
  也就是那一天,她听到了一阵脚步声。
  
  ?#25104;?#30340;,似乎踩着树叶,缓缓地朝她走来。
  
2
  
  小咪屏住了呼吸。她不知道朝她走来的是什么。
  
  是人吗?不,并不是人的脚步声,小咪听得出来,似乎是某种动物。
  
  小咪有些害怕了。她想,会不会是电视里所说的老虎或者狮子呢,张牙舞爪,瞪着大眼睛,毫不留情地张开血盆大口扑过来。她想,会不会是旁人所说的故事里的狼呢,眼神锋利,灰色的身子疾驰在月光下,熠熠生辉,遇到人不慌不忙,专挑人的背后下手,?#27604;?#19981;注意的时候,?#25512;?#21040;?#25104;希?#19968;口咬?#20808;?#30340;脖子。
  
  小咪的脑海中不停地想象着,想象着她听过的匪夷所思的形象和故事,想着想着?#20849;辉?#20040;害怕了。她变得伤心。
  
  即使有猛兽朝自己扑来,她也想看一看它们的样子。
  
  脚步声停了下来,停在了窗边。
  
  小咪等了好一会儿,都没听到脚步声的主人再有什么动作了。似乎它站在那儿,或者躺在那儿。后来,小咪终于确认了,它应该躺在了窗下的落叶上。鼻息断断续续,时快时慢的,却是轻浅和微弱。
  
  小咪轻轻地去关窗户。
  
  窗户扣上,“?#38738;?rdquo;一声,让她紧张地咬住了嘴唇。
  
  小咪倚着窗静静地听,发现窗外的声音还在,那道鼻息,依旧时快时慢的。
  
  后来,小咪?#20820;?#22238;到了床上。
  
  她躺在席子上,盖着小毯子,却睡不着。
  
  她平时睡得都比现在晚。
  
  窗外的虫子见没有危险,终于继续叫起来。
  
  小咪在阵阵虫鸣里,再也听不到那道鼻息了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小咪推开窗户,惊得几只正在唱歌的鸟儿飞?#35835;恕?#22905;站在窗边,她知道,那道鼻息的主人不在了。
  
  小咪不知为何如此在意它。
  
  一整天都心绪不宁的,她总想到它,她总觉得它的到来,似乎带着某种启?#23613;?/div>
  
  小咪的妈妈注意到了,就问:“怎么啦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  
  小咪摇了摇头,问:“公园那边建的什么啊?”
  
  小咪妈妈说:“听说是美食街吧。”
  
  小咪“哦”了一声,就不再说话了。
  
  傍晚?#22253;?#39277;,小咪在妈妈的帮助下,吃了这一日的药,做了这一日的治疗,就回房间了。
  
  这时候,虫子还没有开始?#26657;?#36965;远的方向,依稀传来施工的声响。
  
  小咪等啊等,后来,施工的声响没了,?#24213;?#26641;叶的风声高了起来,虫鸣就来了,呼啊呼啊的。再后来,那个脚步声也来了,踩着落叶,似乎是一瘸一拐地走来的。
  
  小咪惊喜地想跟它打个招呼,但她忍住了。
  
  她静静地听着它走近了,又走近了,但是奇怪的是,她又听到“吧嗒吧嗒”的声音,掉在地上,像是谁在哭。
  
  她纳闷不已地继续听,就听到它伸出舌头,?#25104;车?#33300;着什么。
  
  那一夜,她没有关窗户,但她几乎听不到它的声音。因为它的声音太微弱了。
  
  第二天一醒来,她就来到窗边。
  
  它似乎还躺在那儿,但是气息更加微弱了,像一根随时会绷断的线。
  
  她慌张起来。她没有去喊妈妈或者爸爸。她知道如果他们知道了,肯定会把这只动物赶走,以免传染什么病菌,再或者送到动物救助中心然后任由别人处理。
  
  她不想这样。
  
  她自私地想着它可以留下来,可以陪着她自己。
  
  她趁着爸爸妈妈不在,摸去冰箱那儿,嗅着味找到一块?#27604;?#21644;一盘子煎蛋,?#27809;?#20102;屋子。她把这些食物丢在了窗下。
  
  她期望着能帮到它。
  
  但同时,她又怕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害了它。
  
  她惶惶不?#30149;?/div>
  
  好在,她听到它的声音。从地上爬起来的声音。慢慢咀嚼食物的声音。
 
2.jpg
  
3
  
  它有整整三天没有离开原地了。
  
  小咪每天都偷?#30340;?#20123;食物和水给它。她看不到它现在的情况,但是她听得到。
  
  她听到它的呼吸声渐渐壮了起来,听到它从喉咙里发出的感激的呼噜声。但她从没听到它发出别的声音,比如像狮子的吼声,猫咪的叫唤声,狗的汪汪声,狐狸的叫声。
  
  她一直在猜它是什么。
  
  后来,它的身体好了起来,它不再接受她的施舍,而是在清晨?#37027;?#22320;离去。
  
  小咪以为它会就?#27515;?#24320;,彻底地离开,但并不是。
  
  它在每个夜晚,都会回来,来到窗下。
  
  小咪和它,总会在睡前,互相聆听对方的声音,然后才会各自睡去。她在她的床上,它也在它的树叶床上。
  
  小咪?#19981;?#36319;它说话,她什么都说。
  
  她从来没有对谁说过这么多的话,她把她心里的难过说出来,她把她心里的渴望说出来——
  
  “我有好久好久没有见过太阳了,我有好久好久没有见过花儿了,久到我都忘记了它们是什么样子,但我记得它们是那么的美。那是我还能看见东西的最后一天上午,初升的太阳刚刚洒下光芒,落到那成片的花丛里,于是整个世界都仿佛是五颜六色的光芒了。当时我和爸爸妈妈正在旅?#24515;兀?#22352;在车子上,下一刻就天翻地覆了。等我醒来,眼前就只剩下黑暗了,鼻子里是消毒水的味道。我难过过,绝望过,奋斗过,努力过,可是还是要放弃。我知道自己不会好了。我总想时间过得快点,再快点,让我不至于在黑暗里这么痛苦……可是,时间却变得更加慢了,一?#25105;?#28404;,一点一点地往前走。我快被压死了……”
  
  她把心敞给了它看。
  
  她知道它听不懂,但她很开心它并没有不?#22836;常?#23427;总是在她倾诉的时候,坐在地上,呼噜呼噜地回应,有时候还会用尾巴扫来扫去,惹得落叶哗啦地响。
  
  她觉得好受了许多:“我猜你肯定长得?#20013;?#21448;可爱,像童话里的精灵,眼睛亮晶晶的,或许还长着小小的翅膀,雪白雪白的。啊,真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啊。能遇到你,真好。”
  
  夏?#31449;?#20102;,初秋去了。
  
  深秋来的那天,小咪站在窗边?#21364;?#30528;它,她感受着风,听着风把树叶吹得噼里啪啦的,不知为何心中豁然开?#21097;?#30524;前忽地?#30103;?#19968;道光。转瞬即逝。
  
  她?#35835;?#19968;?#21486;?#25545;了揉眼睛,眼前依旧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啊。她苦思不解地想着,想着,忽然发现自己有些不一样了。
  
  哪里不一样了呢?
  
  她仔细地想。
  
  似乎没以前那样觉得度日如年了,似乎比之前开心了很多。
  
  她惊奇于这个变化。
  
  她在喜?#32654;錚却?#30528;它,想要与它分享。可是等了许久,它都没来。
  
  这是它在她的窗下住下后,第一次没有按时回来。
  
  她为此不安起来。
  
  外面已经很冷了,冷风咻咻地刮过,让她不住地打哆嗦。
  
  一直等到深夜,它还是没有出现。
  
  她焦急得无法去睡,就倚着窗台,双手紧紧抓着窗户,把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。
  
  她多希望自?#32791;?#30475;见东西啊,她再次愤恨起来,瞪着空洞的眼睛。她看着前?#25509;?#21160;的黑暗,如一个巨大无比的?#27835;錚?#25318;住她的去路。
  
  她想去找它。想要从窗户翻出去找它,但她在扑面而来的黑暗里,败下阵来。
  
  她颓然地后退,退到床边,软在地上,泪水落满了?#22330;?/div>
  
  她等了一夜,它还是没来。
  
4
  
  第二天,小咪的爸爸妈妈去上班。
  
  小咪独自在家,又倚着窗户焦急地等着。
  
  自从公园附近开始建设美食街,这个原本僻?#21442;?#20154;的公园,也?#21483;?#26377;了人流。白天,小咪总能?#23545;?#21548;到一些男孩子?#22242;?#23401;子玩耍的声音,吵吵嚷嚷的,听起来开心极了。
  
  一开始小咪不?#19981;叮?#23567;咪?#19981;栋?#38745;。可是在认识它之后,白天公园里传来的欢声笑语,在她耳边,却没?#24515;前?#21050;耳了。有时候听到男孩女孩玩游戏,会发出大大的笑声,小咪倚着窗边晒太阳,就也忍不住跟着笑。
  
  今天,这些欢声笑语,在她耳边淡去。她担心地想着它会不会再也不回来了,会不会出了什么事。
  
  她觉得她应该出去?#32610;?#23427;。
  
  她双脚打着战地摸到门口,摸到了门把手,却不敢开门。
  
  她应该去哪里找它呢?
  
  她才恍然发现,她对于它的了解,是如此的少。
  
  她有些失神地放下了手。
  
  是啊,她以为自己足够了解它,可是她真的了解它吗?她连它的样子都不知道。
  
  想到这里,她再次如以往般难受了。
  
  那些自己一直以为的美好,或许根本不值一提。她也再次恨起命运来,为什么让她再也看不见。如果她能看见,这一切都不会是问题,如果她能看见,她就能轻而易举地看到它,找到它。
  
  她陷入长久的痛苦里,直到晚上。即使爸爸妈妈回来,即使吃了饭做治疗,即使躺在床上,她还是没?#20889;?#27877;潭里走出来。
  
  是一道虫鸣惊醒了她。
  
  她从床上下来,来到窗边。
  
  这道在寒秋里出现的唯一的虫鸣,微弱却嘹亮,在愈来愈大的秋风里起起伏伏。
  
  她的心随着这声音的起伏而起伏,扑通扑通地跳动。这时候,她似乎听到了窗外的密林里,有一道呼噜声。在嘹亮的虫鸣和呼啸的风中,一闪而过。
  
  她看着眼前的黑暗,心中涌出一股决然的力量,她再不害怕和犹豫,迎着黑暗,翻身跳到了外面。
  
  一落地,就感受到脚下的落叶,厚厚一层,吱吱呀呀的,触动着她全身的神经。
  
  她小声喊:“你在哪儿?”
  
  只有风声回应。
  
  她小心地感受着周围的一?#26657;?#25720;着粗糙的树木朝前走。
  
  她走出了密林,走到了公园的水泥小路上。
  
  周围再没有树了,她站在那儿,一时间不知?#29467;?#21738;里走。她小心翼翼地朝前挪去,双手在身前挥动。
  
  她摸到了一根路灯,凉凉的。她在路灯边歇息了一下。
  
  她紧了紧心神,便沿着小路继续往前走,边走边喊:“你在哪儿?”
  
  一路上,她总觉得身边有谁在跟着她。
  
  她鼓起勇气,壮着胆子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喊它。
  
  她不知道它在不在公园里。如果在公园里,为什么她呼喊了这么久,它都没有理会呢?只要它稍微呼噜几声,她就能知道了啊。可是如果在公园外面的话,那她又该怎么去?#32610;?#23427;呢?
  
  ?#21482;?#35768;它就在公园里,但是像一开始那般受伤而奄奄一息无法走动和做出回应……
  
  她越是想,心中就越?#25671;?/div>
  
  就在她停滞不前的时候,她听到了一阵脚步声。
  
  ?#23545;?#30340;,有人摇摇晃晃地走来。
  
  那碎碎的脚步声近了,从她身边越过去,却又折?#25285;?#20276;随着两道不怀好意的笑声。
  
  ?#24188;牛?#22905;感到有人抓住了她的一只手,酒气扑鼻。
 
3.jpg
  
  她惊恐地叫着“干什么”的时候,就听一道呼声闪过,紧?#24188;?#33258;己的手被丢开了,然后前方的男人大呼小叫地喊起来:“这是什么东西!”
  
  另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,似乎正?#24188;?#26829;子抽来抽去:“该死的,哪儿来的狗!”
  
  小咪在混乱中,急得朝后退,却碰到石柱摔在地上。她撑着地重新起来,就听到那根棍子抽在那只狗身上的声音。
  
  “咚”的一声!
  
  像抽在她的心中。
  
  那只狗被抽飞了出去,摔在远处。
  
  两个男人以为解决了这只狗。但狗却又一次扑过去,并狠狠咬中了其中一个男人——小咪听到那个男人的?#21307;?#22768;。
  
  两个男人最终落荒而逃。
  
  那只狗?#21561;么?#24687;,朝小咪走去。
  
  它走到她的身前,停了下来。
  
  小咪早已经愣住了。
  
  她知道身前的狗就是它。可她没想到,它一直在跟着她。
  
  它是刚刚回来吗?但它为什么静?#37027;?#30340;?如果不是遇到坏人,是不是它一直不会作声?难道它这两天一直没有离开过,一直静静地?#21364;?#30528;她朝前迈出步子吗?小咪颤抖地想着,感激地难过地想着。
  
  她伸出手去摸它,但被它避开了,它发出粗重的痛苦的呼噜声。
  
  她再次伸出手去。
  
  它没有再躲,便颤抖着任由她抚摸。
  
  她的手轻轻抚过那有一块没一块的脏兮兮的毛,抚过那裸露的皮肤,抚过上面的皮藓和那结痂的一道道伤痕。
  
  它又想躲开了,但被她紧紧抱住了。
  
  她的眼泪滚下来,滚到了它的身上。
  
5
  
  那天,她在它的陪伴和引领下,从公园的这头走到了公园的那头,走到了美食街旁边。
  
  她知道前面是美食街,因为她闻到了扑鼻的香味。
  
  她与它陶醉地站了一会儿,就一同往回走了。
  
  路上,她忽然感到眼前模糊起来,原本沉甸甸的黑与夜被稀疏的光?#27627;?#20102;。一束光刺得她头?#25991;?#30505;。
  
  她难受地蹲下身去,就看到了它的模样。
  
  瘦小的一只流浪狗,罕见的红毛,却浑身都是伤疤。黑眼睛目光?#20102;?#22320;朝她看来。嘴唇豁开着,舌头没了一半,嘴里呼噜呼噜却发不出声音,喉咙似乎受过严重的伤。
  
  眼前的光明?#25169;椋?#19990;界重归黑暗。小咪借着光明前的印象,朝前走了一步,蹲下来,又一次抱住了它。
  
  她心痛地流下眼泪:“你真美啊。”
  
  冬天到来的时候,小咪已经彻底变了一个人。
  
  她不再躲藏和逃避,而是大胆地走起路来,在家中,在门口,在公园,在更远的地方。有时候她和爸爸妈妈一起,有时候她和它一起,有时候她自己一人。
  
  冬天里的第一场雪后,小咪把它的事告诉了爸爸妈妈,请求收养它。他们最终同意了。
  
  寒冷的冬日,一整天,她笑得像一朵花。
  
  她迫不及待地?#21364;?#30528;它晚上回来,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它:“你不用再去四处捡垃圾啦,以后我家就是你的家,我们永远在一起。”
  
  可是那天晚上,它并没有回来。
  
  一连好多天,小咪和爸爸妈妈出去?#32610;遥?#25214;遍了公园,找遍了周围的地方,都没?#23567;?/div>
  
  它去了哪儿呢?它还会不会回来了?
  
  小咪失魂落魄。
  
  中途,小咪的眼睛又闪过两次白光。在医院里检查之后,医生说是好的变化。小咪的爸爸妈妈喜极而泣。小咪却开心不起来。
  
  小咪的爸爸妈妈为了让小咪的心情好起来,就带着她去宠物店,但她一点儿都不想接受别的狗。后来三个人回去,路过美食街,闻到香?#21486;?#37117;饿了。
  
  在一家包子店里?#22253;?#23376;的时候,小咪和妈妈又说起它来。
  
  说到它的颜色像玫瑰一样鲜艳的时候,却引得在一?#22253;?#24537;的老板娘的儿子嚷:“红毛狗吗?我好像见过一只?#21486;?rdquo;
  
  小咪一听,心头升起了希望:“真的吗?你真的见过吗?”
  
  “上周的时候,我和我妈在附近买东西,经过一个巷子的时候,看到有人让自己的宠物狗咬流浪狗。那只?#28784;?#30340;狗就是红毛的!因为红毛狗比较少,而且它长得?#20013;?#21448;丑,所以我记?#20204;?#26970;……”男孩回忆着说。
  
  小咪的心骤然提了起来:“后来呢?”
  
  “后来啊,那只流浪狗?#28784;?#24808;了,我和我妈都觉得可怜,就去劝说。但是那个人骂我们多管闲事……”男孩红着脸说,“但好在它?#27809;幼?#20102;。那只流浪狗,不会真的是你要找的狗吧?”
  
  小咪没有回答,眼泪却掉了下来。
  
  后来,她问了男孩是在哪里看到的那只狗,就和爸爸妈妈一起过去?#25671;?/div>
  
  可事情发生一周了,它怎么可能还在那里呢?男孩说它伤得很重,它现在是不是还活着,她都不知道。
  
  小咪难过极了。
  
  小咪一直没有找到它。
  
  一年后,小咪的眼睛恢复了很多,已经能模模糊糊看到近处的事物了。
  
  这天,她坐在门口晒太阳,忽然听到什么声响。
  
  她循着声音看去,却见前面出现了一个身影。
  
  模模糊糊的,在阳光下,泛着蒙蒙的红光。
 
4.jpg
  
选自《儿童文学(经典)》2019年8月刊
插画?#32791;?#21335;
微信编辑:若芸

最新评论

  • 验证码:
欢乐斗地主残局7月答案 安装辽宁十一选五体彩 排列五复式模拟投注 体彩投注胜负比例 69棋牌下载安装 信誉棋牌游戏平台 晓游棋牌游戏下载 福彩官方微信公众号 双色球12年开奖号码查询 百度足彩分析预测 重庆百变王牌玩法技巧